ヒカリの迷妹

酒.后.

食用说明:第一次写上耳,试水,源于脑洞,其实写到后面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了,大篇幅对话,掺杂一点轰百,观看时不喜勿喷请直接按退出键,谢谢,我写自己喜欢的,也希望你喜欢,如无问题,请往下,感谢


--------------------------------------

上鸣不知道,为什么女子聚会会在他家里举行。

他刚从便利店买完女生要吃的零食小吃回家,看到家里的女生们已经喝了不少啤酒了。

“上鸣,你动作好慢啊。”丽日在客厅的冲着玄关的方向喊道。

“御茶子,你醉了,脸都红了。”芦户搭在丽日的身上。

上鸣走进客厅时差点被俄罗斯套娃绊倒,无奈地对八百万说:“八百万,不要随便用个性啊。”

八百万听到后道歉:“抱歉上鸣,我有点喝醉了,会不小心….”

耳郎翻着购物袋:“上鸣,我要得薯片呢?”

“不是有吗,你再找找。”

叶隐直接把零食倒在桌面上,都没有找到耳郎想要的。

“oh,对哦,没有你要的口味,我买了原味的。”

算了,耳郎自己喝下一口闷酒。对面的蛙吹安慰道:“原味也很好吃哦,响香~~”

一边收拾地面上散落的套娃一边心里暗暗吐槽道:“究竟你们干嘛来我家啊…..”

 

女孩子相互讨论最近的生活如何夹杂一些工作上的诉苦又或者是耳郎自己不想被带入的话题。女孩们各自握着手中不到半瓶的啤酒说着恋爱话题。

“百百,你真是的,和轰同居了,怎么不跟我们说声啊。”其他女生笑着跟嚷嚷着

八百万慌张地解释着:“呀,不是,这个是近期才定下来的,不是故意不说的。”连摆手臂。

“耳郎….耳郎…耳郎你最近怎样啊。”话题转到全场没有男朋友的那位身上。众人看向她,奈何已经醉到趴到桌子上了。

坐在身旁的百说道:“耳郎…酒量没有那么差吧。”明明自己也快醉倒趴下的地步。

陆陆续续男朋友们来接自家女朋友回家。

“上鸣,打扰了。”

“那,这袋东西也拿回去。”

“喝醉又不小心用了个性啊…真的抱歉,给你带来麻烦。”

“呀,这个没关系,话说你们两个真的同居呢?”

对方不说话并且把视线移出对视范围。上鸣看到这个反应差点噗嗤笑出声了,没想到还能看到轰的害羞。

“话说,耳郎在这里没问题吗,听百说今天聚会是为了…”

“焦冻,这个是不可以说出来哦~~~”背上的女生突然打断对话。

上鸣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快点回去吧,太晚回家不好。”

“那,再见,谢谢。”(轰)

“拜托了,耳郎。”(八百万)

“喔…”

 

回到屋里看到耳郎打开冰箱不知道在找什么。

“上鸣,你家还有啤酒吗?”

“哈?”他发出疑惑:“你还要喝吗?”

“我还没醉。”

“其他女生都走光了哦,你怎么办?要我送你回家吗?还是叫人接你走”

“没事,我自己可以回家,也不远,那么晚了还是别打扰别人了。”

上鸣:“.……..”

耳郎接着说:“上鸣就不怕打扰,因为是个笨蛋。”

总感觉有股无名之火要爆发了,但又看到耳郎转过身背对着关上冰箱门,喝醉酒脸上泛起红晕,即使长相变得成熟露出的笑容像个小孩子一样可爱,没有见过女孩这个样子,平时冷冷酷酷得连男生都可以敬三分的地步,反差萌让上鸣感到被耳郎怎么说笑都无所谓了。酒的效果原来有那么大。

她继续笑着说道:“是个笨蛋呢。”

“你一个人回家不行啊…万一遇到什么…”

“我很清醒。自己回家也可以,我可是职业英雄啊。”不料踩到地板上一个没收拾到的套娃,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耳郎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发出低吟的声音,“好痛…..”

“没事吧,职业英雄。”嘴上是这样说,但还是会伸手扶起耳郎。

耳郎一手抚摸着自己的头,另一只手则抓着上鸣的肩膀,试图将痛感分到其他地方去。

“耳郎,你不开心吗,我装傻逗你开心?”

她松开手说:“干嘛装傻?”

“不是吗?以前我每次‘短路’你都会笑出声。”

“我…我没有不开心。你想多了,只是酒精上头了。”

“有心事?”

 

“算吧,不过告诉你也没用。”

“告诉你也没用….”

 

突然哭起来了。

他搞不懂,从来没见过她会是这个样子。

她直接坐在地上,把自己缩成一团。

他脑海里没有这个女生会哭的概念。

 

霎时间,该做什么来挽救这个局面。

 

心想着,反正喝醉,睡一觉后可能会忘的情况,上鸣直接把家里的灯全关了

听到关灯声音,女孩惊讶的抬起头,四周都是一片黑。

耳郎心想:喂,别开玩笑了。

她怕黑,他是知道的。

“耳郎,不哭了,这样不像你。”上鸣拿开她捂住脸的双臂,用纸巾帮她擦拭眼角旁的泪珠。记得以前班上女生们之间玩杂志上的测试。

“会在什么场景下哭泣?耳郎轮到你了”

“哈?反正不想让别人看到我哭得样子就是了。”

 

居然还记得这些话,明明高中生活结束很久了,莫名笑了下。

 

哭泣的音量慢慢降低到消失。

 

“好些了吗?”

上鸣使用个性,手中放些电来取光,借助微微的亮光想看下耳郎的模样。纸巾被揉的很厉害,还继续用来擦拭。

“谢谢,要回去了。开灯吧。”

“有人可以接你吗”

“没有。”

“你一个人…”

“没事,自己一个也可以。”

 

咔啦(开灯)

耳郎闭上眼睛缓缓以来适应光度。

“耳郎…”

“嗯,到家我会发信息通知的。”拿起放在沙发上的手提袋。

“再待会一会吧。”

 

停顿。

 

“不要,没有酒喝了,而且不想再让你看到我狼狈的样子了,想着怎么安慰我很困扰吧,抱歉。”

 

“不会啊,况且我们也挺久没聊天了。”

 

“下次,下次吧。”

 

女孩已经在玄关穿好鞋子了。

事已至此?

 

身后的他握着女孩左手的两根手指,视线往下说道:“别走。酒的话还有,在冰箱最上层的最里面那里。你别担心,你喝醉的话我也不会做出什么。只是想到其他女生喝醉酒都有男朋友接送照顾,我也想像他们那样照顾你,不至于让你喝醉酒只有一个人,所以,你能留下来吗?”

 

“这算什么?”

 

“告…..告…..告白…”

耳郎疑似发出了声感慨:“哦~~~上鸣你很厉害啊。谢谢你。”

 

“你这是要派好人卡的节奏吗?我自问没有轰和爆豪那么厉害安全感满满,切岛那么有男子气概,尾白那么….”一着急没有过脑子说出大段话,而且语速惊人,这人怕是快要哭出来,憋了几年的告白是要被回绝了。

 

看着对方那么着急的样子,一个劲的说话,觉得和过度使用完个性后的模样一样搞笑。

 

“真是个笨蛋呢,”耳郎依着他,双手环绕在他的腰间,温柔地说着:“上鸣你不用和别人比,也不需要。上鸣就是上鸣。我只是太开心,一时不知道给什么反应。你不是问为什么要来你家聚会吗?因为我和她们说想见你,所以她们擅自把地点订到你家,强行要我过来。我也是没想到你会答应。”她没有告诉刚才哭也是因为上鸣。因为看到上鸣觉得很开心又要假装无所谓加上不得不走的需要。

 

上鸣抱着耳郎向她诉说着:“我连考虑的机会都没有啊,突然按下我家门铃进门后说一句等会耳郎也会来,然后占领了我家客厅。想着能见到你也就算了。”明白了临走前八百万说得话和体验到女生的助攻原来是这种。

 

相拥,感觉内心的空白被填满。对方传来的温暖是那么真实,告诉自己这不是幻想,不是喝醉后的幻觉。又似在经历风沙后苦苦寻觅的途人终于找到自己的栖息所。

 

“以后多多指教了。”

“多多指教。”

 

【谢谢观看】


------再写些自己想写的------


“誒,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啊来了,情侣之间通常问的问题出现了。

 

“刚刚。”

“说真的。”

“雄英毕业后吧。”

“为什么?”

“你不再坐在我旁边了吧,好像感觉有点空,见你见得少了,然后就会想你,发现对你已经不能纯粹的朋友那样相处了,所以不敢约你。你呢?”

“一样,和你分开后。毕业真的是,又不是平时放假那样,一段时间后又要教回到室上课。”

 


【MHA轰百】情书Ⅱ

甜!

半鸢:

#轰的回信,百的见【跨年/轰百】情书
#原著背景情节均有,依旧是短小的糖,写信的轰也许天然的直
#假装今天520,521也行


正文


TO 八百万


见信如晤。
刚刚……梦到你了。
明明还在和百在夏日祭捞金鱼,薄薄的纸网一下子糊了,跃回红色塑料盆的泡泡眼三围金鱼哗啦一摆尾,被溅了满脸的水,穿着浴衣的百笑着拿手巾靠近……
白色的,天花板啊。
墙上的石英钟喀嚓有力响着,提醒着不管是打电话还是去敲响走廊对面的门都太早了。
坐起身看到床头柜的玛特罗什卡才发现原来一直没有给百回信,在书桌边,莹莹台灯光下摊平信笺纸——
这样也算是在和你说话吧。


曾听父亲说起过八百万家的姑娘如何如何优秀,可惜那时的自己沉溺在「训练」的怪圈中,错过了一次又一次八百万家的宴会……有时候也后悔,如果早一点,再早一点认识百就好了。
想要从一开始,就在百的身边。


也不是很明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右桌黑色马尾的姑娘。
也许是一开始自信,而且精确的分析。
也许是想起保送生测试时候从头到尾不落下乘的优秀姑娘。
也许是注意到说起「战斗方面」陡然失落的副班长。
也许是期末考试重新焕发的,「英雄」的气场。
也许是营救爆炸同学时候,稳重的安排……还有变装时候假装「成熟」。
也许是夏日祭时候,小口小口咬着棉花糖,手里拿着章鱼烧,站在煎杂菜饼和炒面的小摊前走不动道。
也许是那天傍晚,奶黄色的夕阳给百镀上温柔而灼目的光晕……很好看。


离开爆炸同学的现场时候,跌跌撞撞闯进繁华的街道,不愿被人流冲散紧紧握住的手——
忽然觉得周围街景失了颜色,行人悉数无声。
这个姑娘,就是全世界。
回去的路没有尽头就好了。
想要一直一直,远远的走下去。
只要百,在身边。
真的很喜欢你。


有时候觉得在一起时间怎么那么短,好像昨天百才很小声说出「我也是」。又觉得很长很长,走过了一整个,又一整个春夏秋冬,四季轮转,直到白头。
会想要所有的生活,都有百的痕迹。


才发现天亮了,想你的时间总是太快。
有敲门声。
希望外面是你。


From 焦冻

【轟百】 日常對話

*繁體注意

開始:

百:啊啦,好燙

轟:嗯?燙到了? 看下,幫你做降溫處理

百:啊~

她張開嘴,微微伸出自己的舌頭

轟:em… 舌頭,有章魚燒的味道

百:我就是吃章魚燒才燙到的,當然有章魚燒味道啊
還有你……
是故意舌吻的吧…

轟:不——行——嗎——

百:不行喔,剛才的處理做的不夠好,要再來一次


吶,可以吗?

主轰百,微上耳,文笔渣,吃糖重要。


“交往不是一个人的事,偶尔我也想你可以依赖我

我…是你的男朋友啊

你也要享受作为我女朋友的特权啊。”

 

“轰君,你的意思是…”

 ————————————

【午休】

虽然今天轰不爽的心情程度比之前出现过的更加严重,但并不是他老爸的原因。而是…..

“喂,轰,你这表情是怎么回事啊。”上鸣手里拿着饮料走向轰:“果汁,喝吗,请你的。”

“啊,谢谢。”接过后一直弄着拉环。

“所以说,你今天怎么了,这幅表情可是吓跑很多女生的哦。喔,你也不在意这事,反正你现在和八百万交往,哈哈哈哈哈。”

听到自己女朋友的名字,发出一阵伴有怒气的叹声。

上鸣看不下去就帮轰弄掉易拉罐的拉环:“和八百万有关的?”

点头。

“实话,有时候挺羡慕你和耳郎的。总感觉,我和八百万不像是在交往。”

“欸?”

“不是一般来说男女朋友会在对方找到互补的地方。八百万很厉害,学业上,实战上,就连我的个性的属性也派不上用场,她自己可以创造。现在的相处模式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啊,反倒感觉生硬了。就连之前可以帮忙的地方也没有让我帮手,自己扛了。”

“嘛,也可能是你们才刚刚交往没多久。”

“据说你交往一星期就上一垒了。”

上鸣咳了两声:“咳咳,现在是讨论你的事,不要展开支线。”

 

这时候耳郎跑过来,气喘吁吁地说:“上鸣,你在这就好了。”耳郎的出现打断两位男生的谈话:“抱歉,轰君,有急事和上鸣说。”转头则变换到另一种的语气:“上鸣,听着,今晚上有Ec.的演唱会门票的开抢,你一定要帮我抢到,知道了吗,知道了吗。”一直狂摇着上鸣。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但是…”

继续摇晃着他:“但是?你不是我的男朋友吗?况且你的手速够快啊!一定一定一定一定要弄到的,我超级想看的。不可以吗?”

“行行行行行。”做出投降的姿势。

耳郎听到后笑着说:“两张哦记得,这次也是想着和你的去的。”

 

一旁观看的轰好像悟到了什么。

 

“就是这样!”

“就是怎样?”刚被耳郎的冲击还没缓过来的上鸣说。

“所以我很羡慕啊,八百万还没和我提过要求。”

上鸣说:“八百万的话,那顶多算是撒娇,耳郎那是要绝对遵循的命令,性质不一样。”

“撒娇?”

上鸣扶额,感觉要费大力气解释,顺便盘算轰要请回自己喝多少瓶饮料作为恋爱咨询的等价交换。

 

【放学 去书店的路上】

“抱歉,麻烦你陪我去书店。”

“没事。”

 

轰回想起上鸣说的话:你不能总是让女生主动啊,你自己想要的自己去说啊,告白是八百万,之后发展是如何,也要靠你自己啊。

 

心中反复斟酌。

 

“轰君?有什么烦心事吗?这几天看你总是不在状态。”

“有是有,不过我是在想有什么是我可以做到你又是做不到。”

“ん------”八百万不明白为什么轰说出这样的话,反思自己哪里做了什么不好。

“我们是在交往吧,

我在想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但总感觉你不是需要我的…

交往不是一个人的事,偶尔我也想你可以依赖我

我…是你的男朋友啊

你也要享受作为我女朋友的特权啊。”

 

“轰君,你的意思是…”

 

“向我撒娇。” (这样的话,轰也是在向八百万撒娇吗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想眼前的男生原来是会说这样话的人吗?感觉自己的脸好烫,又不知对面人看自己又是什么样子,通过对方以为不会留意到呼吸模式调整自己的情绪。

 

“这样…

 我想轰君抱我。

 可以吗?”

 

轰张开手臂说:“这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八百万一个大步迈到轰的怀里,双手环绕在他的颈后,脸贴在他的肩上。

她的头发弄得轰的脖子很痒,还要摁住她往上蹿的兴奋。

几分钟过去

“八百万,冷静点。”

“不行,是你让我对你撒娇的,我早就想这样做的,轰君身上的气味真的很好闻。叫我怎么冷静啊。”又改搂他的腰。

轰现在只想八百万分开些距离,毕竟欧派的…..

 “我们还要去书店吧,不快点的话,可能你想要的书会卖光的喔。”

“说的也是!”

 

“可….可以牵手吧。”

“恩,还有,可以不用问这些理所当然的事吧。”

“是…..”

虽说是八百万提出的牵手,但不知不觉就变成挽手了。对于轰来说又是一个强烈地冲击。

 

“八百万,你看路。”

“那你呢?”

“看你。”

[轰:啊,又脸红了]

 

“对了,你以后要帮忙的话找我,别勉强自己。”

“哦,你还在想上次搬东西的事。那是我觉得自己应该可以一个人搬完我就没有叫帮手。况且那时候我只想到你,而你又在忙着其他事情。没想太多,然后自己就搬完了,虽然真的重量超乎意料了一点。”

“那你可以叫其他人啊。”

“都说了,我只想到你,可我又不想你辛苦,好矛盾啊。”

[百:啊,轰君这是脸红吗]

 

隔天上鸣的桌子上摆了很多的饮料。


在一起在一起 都要牽手了還不是要在一起

慚愧

猫,是一个可爱的生物

不会起名字,想写轰百很久了,然后就突发奇想就写下这篇试笔,其实文笔真的是真的不好啊..... 写完之后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文化祭准备来临了,相泽老师特意拿出一节班课提前给大家准备文化祭所需要的东西。副班长八百万整理出还需要购买的购物清单给班主任过目,之后就可以获得’允许公然在非放学期间外出学校’的特权。相泽考虑物品的数量和重量,打算让一名男生跟着八百万一起帮忙,然后怕麻烦的班主任就刚好瞄到隔壁的轰焦冻说:“轰,那你就陪八百万一起去吧。”

“哦。”

从商场大门出来领着大包小包的两位准备返回学校时,轰突然停下步伐说:“抱歉,八百万,我还需要买一些东西….”

“那我在这里等你回来吧。”八百万坐在商场旁边的小公园的长椅上目送刚离去的轰同学的身影并且看管放在一旁的物品。想想自己是因为文化祭的原因在上学时间外出离开教室、离开校园,感觉是不一样的呢。这个时间街上的行人也不多,公园内就更少了。八百万想到自己的同学们在班里忙碌这文化祭的事情,自己却在这里悠闲地坐着什么都没干,心中多少有些愧疚感。

“对!等轰同学回来立马以最快的速度回去同学身边帮忙。”

正当八百万在脑海里计划着舞台的布置和人员上场的顺序。这时候有个声音打断她的思考。

“喵~~~~喵~~~~~”

“猫?”

“而且还是三只?”

八百万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被三只小猫包围着,脚边、扶手、还有椅背。

“是猫是猫是猫是猫是猫是猫是猫是猫…”

“猫的话,应该怎么做?”

“怎么做怎么做怎么做怎么做怎么做怎么做…”

八百万的思维被打乱,脑子一下子懵住了,不知如何是好。这种生物,该怎么面对啊??

 

轰买完东西后立马小跑到八百万所在的位置。到达之后看见眼前的女生紧握着手中的装有挂饰的纸袋,不自在的动作是要和身边的三只可爱的小猫保持距离,恐怕是让小猫误以为她是个不会动的雕像吧。再不上前去,八百万的样子都快哭了。

 

“八百万,发生什么事?”

“轰君,你终于回来了!”救星驾到,八百万看轰的眼神都比平常放出更多的闪光。

这时候三只小猫转移目标,纷纷靠在轰的脚边。轰则坐在八百万的旁边,从购物袋拿出适量的小鱼干放在地上和自己的手心中,让猫咪们可以吃到。

“轰君,你刚才就是特意回去就是买小鱼干吗?”

“啊嗯,这三只小猫我挺熟的,只是喂过一次之后就记住我,每次我经过它们都知道。”

八百万看到轰面对小猫的那种温柔的眼神,是第一次看到,心想原来他还有这样的一面。平时在学校看到是冷酷的,在实战演练中是沉着冷静的,现在是满满的爱心。他笑了,虽然只是嘴角微微上扬,不过八百万就认为那就是轰君的微笑。

正当八百万想继续观察轰的表情时,他突然转头过来,还是用平常的语气说道:“对了,八百万,你刚才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八百万先是被吓了下,后回想自己刚才的认为失礼的行为便解释道:“其实,我不知道怎么和猫这种生物相处。”

“不知道怎么相处?就像这样啊。你害怕猫吗?”轰用手抚摸伏在他大腿上猫猫的背。小猫眯着眼,很舒服地享受着,一点都不闹。

“也不能称害怕吧。是因为这三只猫咪突然出现让我不知所措。我和猫没有那么近距离接触过。小时候被一个很凶的猫咪瞪过,害怕它会突然冲上来抓我,处理伤口还要到医院。虽然知道不是所有猫咪都是这样,但是在街上碰到猫的话,还是会选择保持适当的距离。再者受到母亲的影响,她不允许家养猫。所以刚才这些小猫离我那么近,有些担心会不会…”

“它们很乖的,只要有小鱼干的话。都是贪吃猫来的。”

 

[ 笑了!]

八百万心想。原来小猫的魅力是那么大,可以让轰君露出笑容。

 

轰抱起一只小猫放到八百万的大腿上,同样放些小鱼干在她手上:

“试下。”

“它舔到我手心感觉好痒。”这种感觉就像读到一本超级有趣的书一样,非常开心。

“但是这些猫咪为什么会靠近我呢?”八百万边抚摸着猫咪边说。

“应该是你穿着我的外套吧,上面有我的味道。”

八百万之前在班上忙来忙去,穿着外套感到热就脱了,没想到只是在去商场的路上打了个喷嚏,轰就要求自己穿上他的外套。

“说的也是。不过现在不是在这里和猫咪玩的时候。我们要赶紧回班里帮忙。”

“说的也是。不过现在不是赶着回去,而是你要在这里吃完你的午餐才对。”轰又从刚才的购物里拿出一个鸡蛋三明治和一支盒装的绿茶,“刚才午休,你没有去食堂而是留在班里吧弄道具吧。”

八百万意识到自己有多期待这次的文化祭,所以兴奋得连午饭都顾不上吃了,只想快点的完成自己的部分好帮助其他同学。

“是的…”

“轰君,谢谢你!”

“不客气。”

 ------------------------

在回校的路上

“那个,轰君,谢谢你。”

“?”

“现在我应该知道怎么和猫咪相处了。”

“猫,是一种可爱的生物。下次一起再去看它们?”

 

[ 笑了!]

“好啊!”

----------------

[?]

[轰君刚才是对我笑了吗?]

[等等?!]

[下次?一起…一起去?]

[刚才我是答应了这个吗?]

[这种情况,好像是….]

 

 


Hug

請配合陳奕迅的「抱擁這分鐘」享用


“抱抱…可以吗?”
这是小光第一次向人索取拥抱。

家人、同性的朋友,这种关系,她都是可以自信满满地直接抱着对方以示亲密。但是,她很想和岳来一次拥抱,但是,以什么理由,以什么身份?
女朋友?不会。

她很喜欢岳,喜欢他的身高,喜欢他身上的气味。她想知道,如果自己被搂在怀里会是什么感觉,向少女漫一样体会女主的感受,被一种强而有力的力量保护着。她的头顶,只是到他的下巴而已。她想和岳走得很近,因为这样,才会闻到岳身上的气味。她喜欢抱可爱的玩偶,这样会使自己的空虚感减少一点,也是为什么想和岳来次拥抱,是自己缺乏安全感。她时不时就有这种感觉。如果要和异性来个拥抱,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岳,也只有岳她敢提出这种要求,也只有岳她才可以接受。
然而,她遏制住自己的这个想法。她不知道,这句话说出来,她和岳之间会发生什么不好的关系。就平常那样相处下去就好了#学生时代
———————

“抱抱,可以吗?”
因为极度失落又缺乏勇气,她小小声的说出这句话。岳俯下身侧耳倾听,她又要连说几次岳才能听明白自己说的话。

“嗯。”淡淡地语气,让小光不敢看他的眼,她不知道岳是否真的愿意接受自己的这个要求。

她很小心地将双手放在岳的背后,头贴近着他的胸脯,没有闭上眼,她不敢完全放松去享受这个拥抱。他气味变了一点,不过还是喜欢。

她希望时间过得慢点,她希望岳不要松开,她想一点一点搂紧岳,她也想岳一点一点搂紧自己。

她可以忘记自己之前的经历,她也不去顾虑未来的担忧,她想这个拥抱,多一会是一会。

果然,不出她的意料,岳的拥抱,很令人安心。安全感满满。

她开始闭上了眼睛去感受。#长大后

随写

小光她,冬天的时候手会冷,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穿的够不够暖,经常会打冷颤,这时候我就要带多一件大外套给她

小光她,觉得我的字写的很好看,她课本上的名字都是出自我的笔下

小光她,喜欢吃甜食,但是总犹豫不决在两种口味中选择,所以要买两种让她先试吃,剩下那个由我来解决

小光她,是我喜欢的人

小光她,有时见不到她人,不知道跑去哪玩。但是过会就会出现

小光她,这次真的不见了…

「私人」

還好還有這裡可以放飛自我